當前位置:首頁>油氣>非常規
【深度好文】一個困難行業的省級公司是如何賺錢的?
2015-09-07 10:02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作者:程宇婕  · 責編:王長堯

  怎樣在“沒有補貼就賺不到錢”的煤層氣行業實現盈利,是每個業內企業都面臨的生死考驗。2007年我國第一批成立的省級煤層氣公司河南省煤層氣開發利用有限公司和貴州省煤層氣開發利用有限公司,如今一個虧損數億,一個在2011年被并購重組。近日,《中國能源報》記者在走訪陜西省煤層氣開發利用有限公司時了解到,這家僅成立三年的公司,去年已實現了4億營收。但當他們想走出陜西時,卻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

  先保障生存

  “其實2012年成立公司時,我們的目的是治理煤礦瓦斯、為生產服務,但企業不盈利是沒法生存的,同行的教訓就擺在面前。”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閔龍告訴記者。貴州煤層氣公司依托于貴州煤田地質局,沒有自己的資源,煤炭企業又不認賬,衰落在所難免;河南煤層氣公司雖然有一些小煤礦在初期維持運轉,但煤炭市場整體下滑對他們的影響顯著。

  “當時我在陜煤化集團分管安全和勘探,考慮再三把集團里業務相近的勘探業務拿了出來,和煤層氣業務放到一起,成立了陜西省煤層氣公司。”閔龍告訴記者。

  這一為了保證煤層氣開發經費的創新之舉,同時實現了統籌優化。煤炭的勘探為煤層氣的開采提供了前期地質資料,煤層氣的開采又為煤炭生產創造了安全環境。原來要打幾口井,現在一口就行了,生產成本和對環境的擾動都大大降低。閔龍說:“瓦斯抽出來以后,煤礦的建井工作也順利多了,煤層氣行業一直提倡‘先抽后采’,我們的‘先抽后建’更前進了一步。”

  國家能源委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孫茂遠也告訴記者:“為什么中石油在韓城打了敗仗,就是沒有煤炭資料,地質情況沒搞清,盲打。陜西省煤層氣公司將勘探和煤層氣業務放到一起,是最大的創新。”

  打破惡性循環

  “煤層氣補貼政策落實不到位—企業難以盈利—減少投入—產業發展乏力—爭取補貼更困難”是部分煤層氣企業難以走出的怪圈,也是行業發展的一大桎梏。2013年出臺的提高煤層氣抽采補貼的方案在國家領導人批示、相關部門多次奔走后仍未落實;2013年中石油暫停百億元煤層氣項目……孫茂遠曾在《中國能源報》撰文表示,我國煤層氣產業到了爬坡的關鍵時刻,助力則進,卸力則退。

  但記者發現,在陜西省煤層氣公司,這個怪圈并不可怕。首先是政府支持,陜西省政府積極落實了國家瓦斯發電上網電價補貼0.25元/度;省內財政對煤層氣抽采在國家補貼基礎上再補貼0.1元/方(折純);瓦斯發電增值稅即征即退;瓦斯發電除自用外無障礙上網。

  在政策支持下,公司通過市場化運作實現了良性發展,盈利后吸引了更多社會資本投入。2014年,公司與陜西華泰匯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能源合同管理模式合作,由華泰匯豐投資1.31億元擴容彬長礦區大佛寺礦瓦斯發電項目。“幾乎所有混合所有制的形式在我們公司都能找到。”陜西省煤層氣公司副總經理牛鴻波介紹,“韓城是股份制,黃陵是產品分成,彬長是能源合同管理。”

  效果是顯著的,自2012年5月成立以來,陜西省煤層氣公司已建成彬長、銅川、韓城、黃陵四個煤礦區抽采項目,截至目前,彬長礦區煤層氣地面抽采日產氣量突破5萬方,多分支水平井單井日產最高達3萬方。大佛寺礦基本建成了瓦斯零排放礦井,30%以上的高濃度煤層氣通過CNG、LNG供工業和加氣站用氣,30%以下的低濃度瓦斯發電自發自用,多余的上網。公司低濃度瓦斯發電量由2011年的2646萬度增加至2014年7131萬度,瓦斯利用量由2011年1018萬方增加至2014年2637萬方。

  陜西省煤層氣公司董事長李來新透露,面臨煤炭形勢低迷、投資減少、勘探項目壓縮的大形勢,公司一方面尋求外部資金合作,將來也不排除通過上市融資。另一方面地勘業務除積極開拓市場外,部分業務轉入煤礦井下地質災害勘查治理。

  最想“名正言順”地走出去

  為了拓展業務,費再大的勁也一定要叫陜西省煤層氣公司,是因為閔龍看到了山西藍焰煤層氣公司走出去遇到的障礙:“如果叫陜煤化煤層氣公司,就限制住了發展范圍。”

  但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雖然在自己的礦區內開采煤層氣不會面臨煤礦、煤層氣礦權重疊的老問題,但在聚寶盆一樣的鄂爾多斯盆地,油氣資源早已被中石油、中石化登記完畢。煤層氣又面臨和油氣資源重疊的新難題。

  陜西省煤層氣公司副總經理牛鴻波告訴記者:“整個西安市以北包括很多行政地市范圍都是油氣企業登記的油氣區塊,和我們的煤礦采礦權重疊,采礦布置時經常產生矛盾。我們只能在自己的礦區內抽采瓦斯,純粹靠開采煤層氣很難走出去。”

  在鄂爾多斯盆地,由于受到構造多旋回運動的影響,在同一礦區內的不同地層有煤氣疊加、煤油疊加、煤氣油疊加的多種疊加形式。數據顯示,鄂爾多斯盆地礦業權重疊面積達43180.94平方公里,占礦業權總面積15.39%,占盆地總面積的17.67%。

  其中陜西省礦業權交叉重疊的數量最多,占43.30%,其次為內蒙古。從礦種重疊情況看,煤礦礦業權重疊數量最多,占礦業權重疊總數的87.07%,其次依次為石油天然氣、鋁土礦等。最新數據顯示,陜西省境內已設油氣礦權10.5萬平方公里,煤層氣礦權僅5370平方公里。省內絕大部分煤炭、煤層氣資源都與已設的油氣礦權重疊。

  李來新告訴記者:“煤層氣、天然氣和石油都是一類礦權,在同一個區塊內已經登記了天然氣和石油就不能再登記煤層氣礦權。我們到陜西省國土廳甚至國土部反映過情況,但目前國家政策就是這樣的。”

  “資源是國家的,如果登記了又長期不開發,是不是應該到了一定的年限就退出,讓有實力又有意愿的企業來開發?”李來新問到。

  內蒙古、新疆誰會成為下一個?

  三年的工作讓李來新有了很多體會,“非常規天然氣和煤層氣技術是相通的,能不能只要是鄂爾多斯盆地的非常規天然氣,我們都想辦法開發利用,打一次井,實現三氣共采,成本最低,對環境影響最小。”他認為,只要立足鄂爾多斯盆地陜西區塊,“十三五”做好科技攻關工作,技術上一旦獲得突破,非常規天然氣一定會有大發展。

  依照國家能源局《關于陜西彬長礦區煤層氣(煤礦瓦斯)開發利用規劃的批復》,公司“十三五”末將建成產能4.4億m3/a,實現大佛寺、胡家河、小莊、孟村和文家坡 5對生產礦井煤礦瓦斯“零排放”目標。建設日處理瓦斯能力60萬m3的集氣處理站及LNG液化廠各一座。瓦斯發電項目實現發電量207040萬kW·h。2016年預計年產值5.9億元。其中地勘業務產值2.5億元,煤層氣勘探開發工程產值3.4億元。

  陜西的經驗給了關注行業發展的人信心。孫茂遠告訴記者,目前全國的產煤大省中,山西80%的煤層氣公司是外來企業,沒有條件成立省級煤層氣公司,目前由山西省政府負責協調指導和政策扶持;東北地區之前要成立,但近年來煤層氣產量一直在衰退。

  “根據我們的經驗,內蒙古和新疆是最有希望成立省級煤層氣公司的。新疆大部分煤層氣沒開發,資源條件好;內蒙古煤層氣儲量大,都可以參考陜西的經驗,找大型的煤炭集團或者單獨成立省級煤層氣公司,省里給政策和區塊。”孫茂遠表示,“建議他們到陜西取取經。”

中國能源網 http://www.fptgnx.co
新聞立場




94%
6%
相關閱讀
【稿件聲明】凡來源為中國能源報(能源網—中國能源報)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能源報所有,未經 中國能源報社書面授權,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 聯系電話:010-65369450(9491)官網 QQ群2531516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京ICP備14049483號-3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025號 | 中國能源報社版權所有2009

北京pk赛车哪里可以玩 广西福彩快3遗漏值快3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微整行业赚钱嘛 全讯彩票苹果 广东11选5万能八码图 天津时时彩和值三星走势图 棋牌游戏规则 极速时时彩网站是多少 四川时时彩 足彩6场半全场胜负游戏 98年七乐彩走势图 双色球二胆拖9 凤凰平台苹果 时时彩计划 彩票投注员 天天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