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油氣>天然氣
囧!氣源地鬧“氣荒”,這扣怎么解?
2017-12-25 10:20  · 來源:中國能源網  · 作者:仝曉波  · 責編:王長堯

  “山西不喊、不要,不等于不缺氣。我們對今年的用氣情況仔細斟酌、反復核后發現,今冬明春的硬缺口仍有12億方,目前山西的天然氣供需緊張狀況已經達到二級響應的程度了,面臨的供氣形勢越來越嚴峻,尤其太原及周邊地區再無’壓非保民’的空間了。”12月13日,在為中央迎峰度冬能源供應保障督導調研組特別召開的座談會上,談及山西近期的天然氣供需情況及接下來如何確保“溫暖”過冬,該省發改委副主任趙友亭言辭間充滿焦灼。 

  座談會一結束,處理完手頭一些要緊的公務后,當日下午,趙友亭就急沖沖第再次赴京“討氣”,前往“三桶油”位于北京的天然氣銷售總部協商今冬明春的氣源供應問題。 

  同因氣源問題陷入焦灼的還有陜西和內蒙古。值得注意的是,晉、陜、蒙同為氣源地,其中陜西和內蒙古是我國兩大天然氣主產區,山西的煤層氣(包括煤礦瓦斯)利用量占全國煤層氣利用量的一半以上,但如今三地區“靠氣吃氣”的優勢已蕩然無存,連“正常的自然增量用氣都無法滿足”。 

  氣源地的度冬窘境 

  根據《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山西太原、陽泉、長治、晉城四市被納入北方地區“2+26”聯防聯控污染通道城市。包括上述四市在內,山西省又將臨汾、晉中納入其中,劃定了“4+2”禁煤區。據《中國能源報》記者了解,根據國家對于燃煤鍋爐改造、清潔采暖做出的“宜氣則氣、宜電則電”的整體布署,山西采用了各地通用的煤改氣與煤改電做法,但因煤改氣“省錢”得多,最終演變成煤改氣“大行其道”,煤改電則相對較少執行。 

  來自山西省環保廳的數據顯示,“自我加壓”式的禁煤政策之下,今年以來,該省實施“清潔取暖工程”達到112.91萬戶,實際完成109.63萬戶,其中“煤改氣”60.41萬戶萬戶,“煤改電”只有7.26萬戶,另有集中供熱41.95萬戶。“煤改氣”大規模推進的背景之下,山西省發改委預計今年冬供期間,該省用氣總需求量將達35億方,同比增長達到52%,遠超全國22%的增幅。 

  下游用氣量激增的同時,上游的資源供應增量卻非常有限,由此帶來了供暖季期間12億方的天然氣供需缺口。 

  以山西國新能源集團為例,作為“氣化山西”的主力軍,目前該集團銷售的天然氣資源量占到了全省終端消費量的85%。據山西國新能源集團下屬山西省天然氣公司董事長譚晉隆介紹,2017年11月—2018年3月,該集團供應的用戶天然氣需求預計達到30.67億方,但目前落實的氣源量僅為20.91億方,只比去年同期實際供氣量增加0.55億方(增量來自煤層氣,天然氣資源增量為零),缺口達到9.76億方。 

  “按照今年上游的資源供給方案,保證基量、增量競價,基量參照去年同期用氣量確定并給予保障,增量通過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以競價的方式取得,但自12月1日以來,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已經暫停了競拍,換句話說今年的基量雖然保證了,但增量怎么辦?現在連獲取增量資源的渠道都沒有了,但許多用戶的增量需求是剛性存在的。”譚晉隆說。 

  他進一步指出:“目前我們的LNG應急調峰設施已經成了保障太原市用氣的常用設施,一旦嚴寒天氣到來,山西省尤其是太原市的供氣保障岌岌可危。我們已于11月30日啟動了省公司層面的橙色預警,僅比河北省晚四天。” 

  據中石油天然氣銷售西部分公司陜西代表處負責人蘇成果介紹,按照中石油天然氣銷售公司確定的冬季資源量,安排西部公司今冬明春銷售天然氣161.6億方,較上報需求191億方存在30億方缺口,較去年同期暖冬模式下的166億方水平壓減4億方。 

  “內蒙古的用氣情況是年消費從最初的3億方增加到目前的近60億方,一直是‘上氣’不接‘下氣’。內蒙古因離氣源地近,自己去采氣場采氣即可,但因與中石油之間的價格核算爭議,導致內蒙古欠中石油2億元。同為氣源地的陜西欠5億元,新疆更是欠40億元。”內蒙古西部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劉玉詳說。 

  而在陜西省座談會上,該省發改委副主任賀久長指出,在采取關停、限供、錯峰供氣等“壓非保民”應急保供措施后,目前民生用氣依然存在近400萬方/天的缺口。隨著“氣化鄉鎮”工程、“煤改氣”工程的快速推進,預計今冬明春全省除榆林市外天然氣需求總量將達34.4億方,同比增長21.97%。從目前已落實的供氣指標29.42億方來看,尚存在約5億方缺口,居民采暖用氣受到一定影響。 

  以12月18日數據為例,當日上游資源單位供氣量為2517萬方,同比增幅8.9%,但實際民生用氣需求已達到2900萬方,同比增加17%,民生供需缺口近400萬方。當日長輸管道運行壓力最低只有1.17MPa(正常運行壓力2.5MPa),下游用戶最低配氣壓力只有0.13MPa。全省十市區44戶燃氣企業供熱的近16000臺鍋爐中,受影響的有611臺。 

  “在‘壓非保民’舉措之下,目前陜西已壓減非居民用氣506萬方/天,再往下壓減的空間十分有限。事實上,除了居民做飯、采暖之外,學校、醫院、加氣站等都是民生用氣,這部分用氣現在急需保障。預計隨著氣溫進一步下降,民生用氣保供難度將進一步增大。”陜西發改委石油天然氣處副處長梁薇指出。 

  雪上加霜的漲價 

  供需失衡的背景之下,氣價也在一路上揚。根據國家發改委去年以來發布的一系列價格政策,目前我國占總量已超80%的非居民用氣價格已經實現供需雙方自主協商定價。在市場化條件并不具備的當下,“供需自主協商”演變為“供氣方提出,用氣方執行”,在這種情況下,氣價上漲已成必然。 

  根據記者了解到的中石油天然氣銷售西部分公司的定價方案,2017年10月—2018年3月期間協議氣量的非居民用氣需分“基量+增量”按不同比例上浮,其中2017年4—9月的消費氣量為基量,按10%上浮,超出部分即增量需按15%上浮。而協議之外部分用戶需通過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競價獲得。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年8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通知,決定自9月1日起將非居民用天然氣基準門站價格下調0.1元/方,進一步釋放改革紅利。在全國性天然氣供應緊張的大背景下,0.1元的改革紅利很快被漲價大潮淹沒,其帶來的現實問題是“不漲價沒氣,漲了價也不能保證有氣”。作為氣源地的晉、陜、蒙只能眼睜睜看著“家門口”生產出來的氣被大量外調到其他省市,自己卻難保一方民生用氣。 

  據了解,內蒙古與中石油供需雙方之間一度因為價格難以達成一致意見而僵持不下,導致內蒙古在“壓非保民”的舉措下,城市燃氣12月上旬仍出現了100萬方/天的缺口。記者最新獲悉,截至12月19日,內蒙古與中石油已就今冬明春的供氣協議事宜基本達成“非居民用氣價格在現行門站價格基礎上上浮8%”的一致意見,但是協議氣量由之前的13.4億方下調為12億方,超出部分按上浮20%的價格標準執行,且這部分氣源目前還沒有執行。 

  相比之下,陜西更顯積極主動。記者了解到,為向中石油爭取4.05億方的計劃內氣量,10月份西安秦華天然氣公司方面就已完成全部購氣合同手續,且約定執行價格上浮20%的氣價。然而12月9日,雙方最終只達成1.98億方、價格上浮20%的購氣協議,截至記者發稿時這部分氣量仍未執行。 

  而基于前述定價方案,9月18日開始,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陸續推出了北方、西部、西南、東部及南方地區的管道氣競價交易。 

  有業內人士指出,“保障基量、增量競價”的政策不僅沒有考慮下游用戶的自然增長量,也沒有考慮增量部分價格如何向新增的居民用戶傳導,民生用氣保障配套機制相應缺失。 

  記者了解到,國家發改委規定非居民用氣省級門站價格可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圍內調整。以山西為例,按照“增量競拍”方式,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第一次競拍的價格就比省級門站價上調了20%,第二次競拍的價格上調幅度超過50%,再加上管輸費,城市燃氣的進貨價超過3元/方,而且很大一部分是供居民使用。而山西居民終端用天然氣價格只有2.2-2.4元/方,價格倒掛部分目前主要是燃氣公司在墊付。不僅如此,以太原市為例,該市當前每天還需要采購幾十萬立方米的LNG應急,按照LNG每噸8000元計算,每方價格接近6元,且目前LNG的市場價格每噸已破萬元。 

  調研中,記者在陜西省渭南市大荔縣了解到,為解決供需矛盾日漸突出的氣源問題,11月12日,供氣方中石油渭南煤層氣管輸公司也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拍下250萬方的城市燃氣調峰氣,供包括大荔縣在內的三個縣使用。 

  “2.06元/方的競拍價加上管輸費,最終結算價格為2.2元/方。我公司向大荔縣居民用氣供氣價格是2.08元/方,同比各縣是最低的,由于考慮大荔是以農業為主的縣,整體經濟水平較低,為給當地居民減負,我公司與縣政府協商,主動降到2.08元/方,這樣就在冬季形成0.12元/方倒掛價格,但考慮到穩定供氣和保民生的問題,我公司全部承擔所有經營損失。”大荔天然氣公司總經理王立對記者說。 

  王立進一步對記者說:“今冬大荔縣預計高峰期氣量缺口應在2萬方/日。這250萬方的氣在11月15日到11月30日期間就已用完,目前再無管道氣源可競拍。因為上游母站氣源指標也很緊張,補充CNG也很困難。按LNG現行價格,氣化后每方天然氣到站價已達6元,價格倒掛十分嚴重。” 

  呼吁全國一盤旗保障民生用氣 

  “目前最速效的措施還是依靠需求側管理,采取‘壓非保民’舉措,但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且對工業用戶帶來的損傷將是無法估量的。畢竟保衛藍天的同時,還要發展。因此山西省的當務之急還是要爭取氣源。”趙友亭說。 

  據介紹,山西省目前正以特事特辦的方式協調省內煤層氣開采企業加大煤層氣開采力度。近日,該省多位政府部門人士在不同場合都發出了“將山西所省煤層氣盡可能留在山西”的呼吁。 

  記者獲悉,2016年,山西省地面煤層氣利用量達到38億方,其中本省利用量僅為15億方,占比40%,通過管道外輸或LNG外輸的比例達60%。“煤層氣流入LNG企業,一方面導致山西氣源供不應求,另一方面導致LNG價格持續走高。” 

  山西多位受訪人士一致指出,作為四個“2+26”聯防聯控污染通道城市所在省份,山西懇請中央在資源調配上適當考慮2017年因“煤改氣”帶來的增量硬缺口,在保證基量的同時,增加增量資源供應,并落實國家“就近利用,余氣外輸”的原則,優先保障省內氣源供應,嚴控煤層氣通過管道和LNG外輸。 

  采訪中,三省(自治區)相關負責人均表示,希望中央加強上游資源的供應側管理,在資源調配上能全國一盤旗考量,優先保障資源開發地的用氣權益,保證氣源地民生和重點用戶的用氣。在價格市場化的條件并不完全具備的情況下,應建立明確規則,對目前市場的隨意漲價行為進行干預。特別是解決北方地區的用氣峰谷差難題事關國家重要民生,“建議鼓勵省市縣自建調峰設施、加強儲氣調峰能力建設的同時,建立國家級的天然氣收儲制度,以有效平抑市場需求,保證全行業平衡發展。” 

中國能源網 http://www.fptgnx.co
新聞立場




94%
6%
相關閱讀
【稿件聲明】凡來源為中國能源報(能源網—中國能源報)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能源報所有,未經 中國能源報社書面授權,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 聯系電話:010-65369450(9491/9438)官網 QQ群2531516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京ICP備14049483號-5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025號 | 中國能源報社版權所有2009

北京pk赛车哪里可以玩 长沙沐足店长招聘信息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 天海翼和黑人是哪一部番 上海极速赛车 广东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什么开奖 江苏11选5遗漏号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汇总 浙江6+1怎么算中奖 波士顿凯尔特人队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论坛下载 山东体彩11选5走 快乐12四川快乐1 排列五预测大师 篮球世界杯比分图 东方6+1开奖结果今天